学棋的用处

棋闻趣事 2021-10-24 00:36:24 admin
1727

最近,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清华特奖名单刷屏时间。我随手点开朋友圈里铺天盖地的转发,忽然发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名字——小学同班同学B。B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小学毕业之后就进入北京最顶尖的中学,课内成绩时常独占鳌头,社团活动和各类竞赛也丰富多彩。公众号的介绍提到了她的奖学金、社工、体育、科研,但除此以外,B还有另一个身份——国际跳棋北京市冠军、两次全国智运会参赛选手。


2.png

和B一同写在候选人名单里的还有奥运双金得主杨倩。树洞里、知乎上,好多网络平台都在讨论这位射击名将参选特奖是否合适。但我想到了些别的——水平不错的棋友里,学业成就出类拔萃的S(*2)、D(*2)、T,以及有所耳闻的W、L、H等等。这些凭借与围棋无关的硬实力考进顶尖名校的人,有不少还是数学/计算机竞赛国家队队员,也曾把大量的时间投入到棋类游戏(主要是围棋)之中,要说围棋对他们的生活没产生好处,从逻辑上总说不通。同时我又想到一篇深深触动了自己的文章,里面有一段是这样写的(原作者是下象棋的,不过换成围棋代入感满分):


“那么,下象棋有什么用呢?


我不记得回答过多少次这个问题。学棋的那些年,总有很多好奇的家长们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我的父母,怎么还有把孩子送去学这个的,弄得他们窘迫不堪,回头只好各种逼问我。为了能继续在少年宫待下去,我开发出了一整套应对不同发问人不同背景的各式答案。


好动急躁的,比赛时一局棋动辄数小时练就一副安静沉稳的心性。


消极懈怠的,每一局棋中的勾心斗角你死我活可以培养他的竞争意识。


脑子不灵的,训练时的背诵棋谱和对弈中大量的计算可以开发智力激活潜能。


这些答案并非无中生有,从某个角度看来它们都有各自的道理。可是更有道理的答案只有一个:它什么用都没有。


真的,选择下象棋真的什么用都没有。


若是为了养家糊口,职业棋手的收入还不如卖煎饼果子的;若是为了提高成绩,上补习班做练习册提升明显的多;若是为了修身养性,读书练字弹琴养花疗效更佳。作为一门体育总局管辖的运动项目,对身体健康也没任何好处。说到吸引姑娘,我向你发誓,象棋基本是这个星球上最糟糕的话题。


不仅如此,你很可能还会变得沉默而寡言,独立到孤僻;习惯了用博弈的思维考虑一切问题甚至爱情;从此厌倦那些空洞肤浅的感情戏和凭运气发家的土豪吹牛逼。更可怕的是,下棋会无情的践踏你在其他领域辛辛苦苦取得的成功所建立起来的自尊心,让你清晰明了地看到自己那点曾经自以为了不起的的智力在高手面前跟弱智儿童无异。你也许培养起了客观到冷血的自省,最终却会发展成变态的习惯性自我谴责,而每一局的失利背后,你会不断明白自己在任何时候对任何形势的理解都很可能是极其愚蠢的,冷酷的对手总会抓住哪怕最微小的错误直至你满盘皆输。当生活中任何不如人意的事情出现时,潜意识都会暗示你这完全是你自己的错误决策造成的,你将在不断的自责和痛苦中度过一生。前面说过,习弈之路无比艰难,虽然它看似不会伤身,也不太伤财,但对人心是一场激烈而彻底的摧残。


上面这两段学棋的真正用处我酝酿了很多年,真可惜一直没机会当面跟父母亲戚或是别的小朋友的家长说,想象着他们吓得目瞪口呆落荒而逃的样子,忽然感到颇为遗憾。”


学棋没用,学棋有用。似乎这两个观点水火不容地对立了起来。但它们真的互斥吗?也不尽然。


摘抄段落的主要观点,本质而言不是“学棋没用”,而是“学棋没用不可替代的用”。拆开来看,的确如此。不考虑以之为生,就算把它当作爱好,棋类也不能让你锻炼身体、不能直接提高成绩、(几乎)不能让你吸引到心仪的不会下棋的姑娘——扣一个篮、轰进一脚世界波还能带来几声惊叹,而下出一步好棋——哦,他又在木头盘上摆了个子儿。论修身养性,布局淡雅灵动的美感熏陶未见得胜过插花弹琴,中盘紧张激烈的心性磨练又不一定比得上实打实身体对抗的运动。说起谋略和算计,至少乒乓球都不落下风——马琳可能拍着胸脯骄傲地说,我这球一发出来,前三板已经算死了;马龙跟你仔细聊聊他0:2劣势下连扳四局用到的技战术变化,大概半天都说不完。


把这一点想明白,就能理解现在的部分少儿围棋启蒙广告为何招人反感——有些因为专业性太差令圈内人嗤之以鼻,有些虽未直说,但明里暗里透出一股“你学了围棋才能怎样怎样”的姿态。再加上现在的人工智能棋艺落下人类绝尘而去,更引发了“围棋到底是不是个值得培养的爱好”的讨论。


思来想去,我感觉自己的观点终于逐渐定型。


它可以是。


换句话说,围棋对不同的人的精神馈赠堪称天壤之别,而围棋之外的很多东西,共同决定了这份馈赠之多少。它包括但不限于,性格、对思考的兴趣、自省能力、时间规划能力、好强程度、家长的教育方式等等。


例如开篇提到的同学B,在棋上取得的成就与从棋中得到的收获,都堪称我的朋友中的天花板。B接触国际跳棋的时间并不算早,但展露出兴趣和天赋之后,在课业尚轻,时间宽裕的小学阶段果断脱产训练,并且在脱产时丝毫不放松文化课的学习。几年后,她就取得了代表北京队参加智运会的资格,虽在首秀中成绩不尽如人意,但她不断蜕变,最好成绩位居全国第七名。


进入中学后,我和B短信聊过一些,也约过饭,点滴间能看出来的不仅是西城和海淀顶尖高中的异同,也是她这几年来对国跳的逐步放手。初中时她依然活跃在赛场,捧回一个个荣誉,但高一之后,B全力回归学校,2015年智运会成为她国跳生涯的谢幕礼。兼顾着学业和训练的B中考分数依然比我高,令我不禁感慨世界的参差。而等她全力回归高考后的成绩也不难预料,总之是以7开头的三位数。最难得的是,B的性格非常友好开朗,总乐于保持着开放的心态和人沟通。在她的自述里,也留下了一段令我深感认同的话:“独学无友极易孤陋难成。同侪切磋才能行稳致远”。


B的经历仿佛一个模板,完美地集成了摘抄文段里棋类带来的好处,却完美地避开了“沉默而寡言,独立到孤僻”的潜在副作用。停下来仔细想想,这背后的原因在哪里呢?


所谓“下棋对学习生活带来的帮助”,总结起来无非就是“习惯”。习惯了一盘棋五六个小时的高强度思考和专注,顶多三小时的考试就变得轻松起来;习惯了大赛决胜轮聚焦的目光和闪光灯,期末考中考高考的压力变得无足挂齿;习惯了赛前起早贪黑的集训备战,高三的冲刺也不再难熬,毕竟只是把题和实战换成了语数英理综。如果一个人早早地就体验到了这些,再面对着压力和高强度的任务时,自然会比一般人从容太多。但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呢?


对于一个学业为主的人,顶多只有高一之前的时光可供“挥霍”,以及小学六年的时光可供长期脱产。以我自己为例,初二的某一天和初三暑假的某一天,这两天我至今记忆犹新,自己好像突然体验到了“顿悟”的感觉,围棋水平也飞升到网络8-9d。那不是具体掌握了一把飞刀或一道难题的喜悦,而是对思考状态、下棋时精神风貌的体悟。说的再通俗一点,高一升到9d之后,我回头去看自己初一下的棋,感觉当时自己根本不带想,对形状毫无追求,死活也不算,想几个图之后随机地选一个,判断亦是几乎没有。这种“认真想”的状态,可能小时后学棋太过佛系,根本没有激发出来,以至于无缘体验到“一盘棋五六个小时”和“大赛的闪光灯”——水平不够,一盘棋根本花不了那么久,而且小比赛也没人在意。而高一之后的课业压力也陡然增大,认真训练打比赛仿佛天方夜谭。所幸高中和大学还是下了些颇具规模的比赛,也体会到了一盘棋输赢相差大几百块奖金的压力,另外靠着想象和“下的是(当时)唯一没法被电脑击败的棋类”的神圣感给自己加压,才总算体验到了层面高一些的东西。但比我更进一步的人,或许在小学时候就体验到了我初中才找到的感觉,把一些我看不清的变化算透。他们从小习惯了的思维深度远甚于我,如果也维持着学业,这个深度带过来,无疑是降维打击。


似乎啰嗦了半天,只讲了一件事,就是(出成绩)“要趁早”。但这后面还有半句——“要放下”。当确认自己不做职业棋手,或不把下棋看作“正经事”时,应该时常确认——这份意识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它需要自省、需要家长的提点,也需要意识到后付诸行动的执行力——这个爱好有没有挤占正经事的时间,以及这个爱好有没有给生活和性格等带来负面影响。例如,需要全力备战高考时,就要从中抽身而退,带着磨砺出来的心性投入新的挑战。其实这二者也甚为相关,毕竟趁早出了成绩,见过了大场面,没留什么遗憾(比如年纪很小打上职业,画上圆满句号并回去读书的哥们S),放下的时候不舍归不舍,但也更加坦然。当然本文没有捧一踩一的意思,对于想进入围棋事业或成为职业棋手的追梦者而言,他们也有自己的规划和思路,超出了笔者有资格置喙的范畴。


上文用以衡量的标准其实都是“别人看来”。世俗意义上的好学校、好成绩、奖学金,甚至“好相处”等等。我们切换一下视角,从主管的情感体验来说的话,围棋也是一片遮风挡雨的良港。它自有争夺胜负的血雨腥风,但这份压力很纯粹,让你拼尽全力去争胜,反倒是对社会上各类压力但彻底解脱。另外,它确实很好玩,偶尔还能产生鬼斧神工、令人瞠目结舌的变化图。这种心灵桃花源一般的“额外选择”,也是学棋的收获之一。“我有一种比较耗时的解压方法。现在我太忙,没功夫用,但我有就是有”。就算是去参加大赛的几天,输棋之痛苦大于赢棋之喜悦,也有偶尔的顾影自怜、心态爆炸和偶尔的憧憬夺冠、异想天开,等风雨都过去,再回首这酸甜苦辣,绝大多数人,包括B,包括我,依然能够带着平静的微笑。吐出一句“不后悔”。


1.jpg

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免责声明
本站内容均来源网络,并不代表本站观点,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带网址告知,本站将立刻删除。9472089#qq.com (把#改成@)
版权声明: admin 发表于 2021-10-24 00:36:24。
转载请注明: 学棋的用处 | 围棋大观园_围棋比赛新闻_围棋天地_围棋世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