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日本围棋界和将棋界 开启“女棋手的时代”

围棋新闻 2022-04-18 12:04:14 admin
1513

  原址:https://toyokeizai.net/articles/-/581767

  原题:囲碁と将棋、「女流棋士の時代」幕開けの裏側 知的ゲームの代表格は「復権」に何が必要なのか

  摘自:东洋经济

  作者:梅咲惠司、森创一郎

  翻译和整理:找借口安静

  竞技人口在逐年减少的围棋界的将棋界,近几年女棋手们开始崭露头角。两个棋界的“女棋手”的定位又是怎么样呢?

  被认为是智力游戏的代表,围棋和将棋的世界里,都发生了一些变化。

  在将棋界中,2022年2月藤井聪太获得了王将头衔,成为了史上首位不满20岁的五冠棋手。在围棋界,2018年获得国民荣誉奖的井山裕太依然战线出“魔王”的韧劲,依然保持着四冠的头衔。

  两位顶尖棋手在各自领域都有不错表现,但是竞技人口其实每年都在下降。根据《自由时间白皮书》的统计,国内的将棋人口在2009年还是1270万人,但是到了2020年已经降到了530万人,降幅达到60%左右。

  将棋人口在2017年因为“藤井聪太效果”出现了增长,但是2018年再一次回落。在考试压力的激烈化以及兴趣多样性的影响下,有人表示:“将棋界没能很好地发挥藤井聪太的热度”。

  围棋也同样如此,2009年还是640万人,到了2020年降到了180万人,降幅有70%左右。随着日本围棋棋迷的高龄化,有围棋职业棋手表示:“日本棋院为首的组织并没有深入进行围棋普及”。

  2019年3月,当时还是日本棋院理事长的团宏明表示:“井山裕太虽然获得了国民荣誉奖,但是没能影响棋院的收益改善,也没能提升围棋的人气”。

  女棋手在男女混合赛事中夺冠

  围棋界和将棋界的竞技人口正处于日落黄昏的状态,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刮起“旋风”,给两个棋界增添活力。那就是女棋手的表现。

  在围棋界,现在女棋手战胜男棋手已经成为了常态。2020年藤泽里菜女流名人在男女混合的正式比赛“广岛铝制杯若鲤战”中获得了冠军。2021年上野爱咲美女流棋圣也在这项赛事中获得了冠军。此后上野爱咲美趁势在包括男棋手在内的所有棋手当中,收获了2021年的全年最多胜奖项。这也是首次有女棋手获得年度最多胜局的奖项。

  今年4月进行的决出世界冠军的“SENKO CUP世界女子最强战2022”中,上野爱咲美获得了冠军。这也是日本女棋手首次在国际赛事中获得冠军。这届比赛中藤泽里菜女流名人和谢依旻七段也进入了4强。

  然后在4月14日,2019年以史上最年轻的10岁0个月成为职业棋手的“天才少女”仲邑堇二段,和藤泽里菜争夺女流名人头衔。仲邑堇二段在13岁1个月挑战头衔,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热点。

  在将棋界,女子将棋两强也在激烈角逐当中,西山朋佳女流二冠回到里见香奈女流四冠将在4月份开始在头衔战展开角逐。

  在“Mynavi女子公开赛”中,里见香奈四冠挑战西山朋佳二冠,而在“女流王位战”中西山朋佳挑战里见香奈。双方在头衔战的交手战绩为西山朋佳的6胜2负。女子顶尖对决将何去何从,将是将棋棋迷值得关注的对决。

  没有女性“职业棋手”的将棋界

  女棋手们的表现非常活跃,但是在围棋界和将棋界,她们的定位都不一样。

  围棋的女棋手可以认为是“女性的职业棋手”。进入职业门槛的时候不仅有无论男女的正式棋手名额,还有面向女棋手的女流特别名额。成为职业棋手之后升段条件也一样,男女混合的头衔战赛事,日本棋院事务局工作人员表示:“无论男女都会针尖麦芒对决”。现在职业棋手将近500人,女棋手占据两成。

  而在将棋界,严格来说并没有“职业的女流棋手”。在将棋界如果想要成为职业棋手,需要在棋手培养机构“奖励会”胜出才行。在三段联赛中半年下18盘棋,排名前两名的棋手才能升到四段成为职业棋手。现在四段以上的职业棋手有170名左右,但是在这里面并没有女棋手,并且还没有一位女棋手在奖励会升到四段。

  在将棋界除了刚刚提到的职业棋手制度,还有面向女棋手的制度。想要成为女流棋士,可以进入奖励会的预备机构成为“女流棋士希望研修生”。在这里进行48盘以上的对局,并且能进入B2等级的话,就能成为女流2级棋手可以成为女流棋士。当然职业棋手和女流棋士的升段条件不一样。而在头衔战中,会给女流棋士设置特别名额。现在女流棋手有60名左右。

  将棋界虽然男棋手和女棋手的制度不一样,不过将棋棋手田丸昇九段表示:“现在的顶尖女流棋士实力和男棋手差不多了”。实际上女棋手击败男性的职业棋手在现在已经不再少见。

  “那个只能说是太不走运了”。2020年发生了让将棋界相关人士异口同声的事情。奖励会联赛的最后阶段,女流棋士的西山朋佳以微弱劣势错失四段资格,“首位女子职业棋手的诞生”也就此化为泡沫、

  西山朋佳当时在第66届三段联赛中收获了14胜4负,考虑到藤井聪太在2016年以13胜5负升为四段,西山朋佳的成绩已经非常不错。但是在这一期还有2人同为14胜4负,根据规定按照上一期排名排序,西山朋佳就此拦在门口,错失了升到四段的机会。

  AI软件带来的恩惠

  当今女棋手的表现有可能会缓解围棋和将棋界竞技人口的下降。我们值得关注的是,女棋手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一下子变强了。

  其中一大理由是,现在已经深入初学者和职业棋手的AI软件。

  将棋棋手田丸昇九段表示:“现在无论性别,能在手机上就能学习将棋,这个环境对小孩来说是很好的事情”。以前即便是入门,此后的学习必须要有父母以及长辈才能进行,现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提升水平。“如果对手是人类的话,只要被责备几句话就有可能失去继续下棋的欲望,而手机的话就能找到和自己水平相近的人,就可以快乐地对局了”。

  在千叶县运营培养职业棋手道场的三村智保九段表示:“在教室教学完之后,小朋友们就很快跑到教室里的电脑面前。然后他们会用AI软件,把我刚刚说的内容”。

  另外,现在女棋手的学棋时间也比以往要多。在东京都杉并区运营培养围棋棋手的“洪道场”的洪清泉四段表示:“现在女棋手的学棋量很多,已经不输给男棋手了”。

  还补充道:“藤泽里菜在读小学的时候来过洪道场,比如说周六早上10点来道场然后学到晚上9点。回到家继续死活题。即便成为职业棋手,学习量依旧没有减少”。

  也就是说,现在的棋手从小就接触了手机或者AI软件,有效而长时间地学棋。《周刊碁》的上田编辑长表示:“这样有助于低年龄以及女棋手能有更好的成绩”。

  “以前女棋手都是到了20多岁才成为职业棋手相对较晚,现在10几岁就成为职业棋手已经是常态。对女棋手来说,趁早成为职业棋手,这样到了结婚生孩子的年龄之前,能有很长的活跃时间”。

  另外,增加了很多比赛,对女棋手来说也是利好消息。

  现在将棋界有“Hulic白玲战”、“大成建设杯清丽战”、“Mynavi女子公开赛”、“理光杯女流王座战”、“冈田美术馆女流名人战”等赛事,一场场激烈的比赛火热进行中。

  2018年创设了“Hulic清丽战”(现“大成建设杯清丽战”),2020年设立了冠军奖金1500万日元的白玲战的Hulic会长西浦三郎表示:“当时的女子头衔只有6个,如果将棋比赛不增多的话,棋手就不能变强。很多女棋手还处于一边打工一边对局才能解决吃饭问题,对此我们必须要支持她们”。

  在围棋界,女流本因坊和女流名人战都有30多年的历史,此后2014年的女流立葵杯、2015年的扇兴杯女流最强战,在新设头衔战之后对局数也随之增多。谢依旻表示:“现在比赛变多了,每一次比赛都可以成为我们成长的地方。不仅是女子赛事,在一般棋战也有很多针尖麦芒比赛的机会,让我们女棋手得到了更多成长机会”。

  “将棋吃瓜群众”的全新棋迷层

  棋迷的存在也让相关人士在进行普及活动时,会带来新的潮流。在“ABEMA将棋频道”等进行对局直播,再加上藤井聪太五冠的表现,让很多即便是不会下将棋的人,也能以“将棋吃瓜群众”观看,由此增加了这样的棋迷层。

  另外,在“将棋Wars”等线上游戏也在逐步扩展中,而在围棋界有很多棋手开始出现在YouTube中,鹤山淳志八段和林汉杰八段的“鹤林频道”,以及在NHK杯担任围棋主持的星合志保三段的“星合志保的围棋实况局”等都有极高人气。

  5世纪(也有说是7世纪)左右,围棋从中国传到朝鲜后来到了日本。古印度的“印度象棋”,然后传到中国后来到朝鲜,到了日本后演变成的将棋。此后在江户时代都出现了职业棋手,并且深受百姓的喜爱。

  通过媒体,现在都可以挖掘出各种棋迷,这也有助于增加竞技人口。日本最古老的智力游戏,能否“复权”还需要相关人士的努力才行。


免责声明
本站内容均来源网络,并不代表本站观点,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带网址告知,本站将立刻删除。9472089#qq.com (把#改成@)

相关文章